您现在的位置:蒲师>> 校园新闻

平凡人的大爱

作者:龚振兴 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20年02月19日
 

平凡人的大爱

----记蒲圻师范隔离点志愿者余从军、黄博宇

“好,我们马上就到!”这是蒲圻师范隔离点负责消杀的志愿者余从军、黄博宇每次接到消杀工作任务时经常挂在嘴边的话。

随着2月10日蒲圻师范集中隔离点的正式启用,消杀任务越来越重,学校没有专业的卫生防疫人员,经指挥部协调,疾控中心派来了余从军、黄博宇两位志愿者常驻隔离点负责消杀工作。看着校领导疑惑的眼神,余从军充满信心地说:“请领导们放心,我们虽然不是专业的疾控人员,但我们来之前接受过培训,我们一定会做好这项工作!”

消杀组的任务是对隔离区场地、楼道、隔离区污水池、解除隔离的房间进行消毒,这个活看似简单,但要达到医学标准,却很有讲究:比如消毒液配置浓度,低了达不到消杀效果,高了浪费宝贵的药品;再比如污水池的消杀,要估算污水流量,要让药液均匀地混合进污水中。为了达到规定要求,他们动了不少心思,给污水池消毒,他们在塑料桶上打了小孔,计算药液渗漏时间,然后缓慢不间断加注到隔离区污水池,保证了污水和药液的均匀混合。有的隔离者看见他们对楼道进行消毒,就要求在房间喷洒消毒药水,他们耐心解释这样做的危害,为什么隔离间没有消毒的必要,因为消毒药品对人身体有害,尤其是密闭空间,危害更大,一番有理有据的解释,不仅让隔离者放弃了房间消杀的要求,也增强了不会发生交叉感染的信心。

他们每天一次对隔离区进行消杀,四栋六层的楼房,要喷洒近500斤的消毒液,背着一百来斤的喷雾器上上下下,一趟下来对平时体力活干得少的他们来说一下子就精疲力竭,但是他们没有叫过苦,没有喊过累,有任务随叫随到。平时没有消杀任务,他们就给现场服务人员帮忙,拿钥匙开门,帮忙搬东西,见事做事,一件不拉。余从军还发挥做生意练就的善解人意的优势,主动做起了隔离者的情绪疏导工作。有一位隔离者被送到隔离点一下车后就大骂社区干部,认为自己在家已经隔离了上十天,现在又要来集中隔离,是社区干部们故意为难自己。余从军跟他聊天,从上级的要求讲到赤壁疫情的严峻形势,从社区干部的好意到集中隔离对个人对社会的积极意义,娓娓道来,说得隔离者心服口服,旁边的学校工作人员开玩笑地说,小余比我们老师都会做思想工作。

38岁小余是赤壁城区福星花园做热水器生意的个体商户,赤壁加强疫情防控后,不能做生意的小余再也坐不住了,他知道防控人员短缺,准备主动报名申请参加疫情防控,这个想法老婆不同意,上了年纪的老母亲思想也不通,认为你不是党员不是干部连公职人员都不是,简直是吃饱了没事干。小余觉得自己是赤壁市民,在疫情防控的关键时刻,应该尽一份力,于是他瞒着母亲和老婆出了门,毅然志愿参加疫情防控。

今年19岁的小黄是去年下半年才进校的大一学生,听说赤壁招募疫情防控志愿者,他就和妈妈商量自己想报名参加,他的妈妈是个明事理的妇女,非常支持,妈妈叮嘱了几句听从指挥,注意安全之类的话,就亲自把他送到了志愿者报名点。

余从军、黄博宇,两位普普通通的赤壁市民,在危难之时表现的崇高思想境界,不能不令人钦佩。(龚振兴撰稿)

为清理医疗废弃物的工人消杀

到隔离房间做情绪疏导

在路边吃早餐

上一篇:齐心协力战疫魔[ 02-19 ]

下一篇:疫情防控马前卒[ 02-24 ]

点击数: 【字体: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
相关关键词
   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!
相关信息
没有相关内容
心情指数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